其实这画按照脑子里的构思沉下心来换要画好一会儿,有些细节她都直接略过没有处理了。应为刚才听到江徽羽在楼上跟纪南荀在聊着什么,心头不住泛起酸涩,让她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画画。她不想看到他们亲密,虽然他们现在已经订婚,换同住一个屋檐下,亲密行为肯定不少,但只要她没看见她就